<address id="9tjv3"><nobr id="9tjv3"><meter id="9tjv3"></meter></nobr></address>

        <form id="9tjv3"></form>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微博
          027-87381468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027-87381468

          除菌案例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客戶案例 > 除菌案例

          “甲醛檢測機構”越來越多,到底找誰靠譜?

          修改時間:2018-4-10 12:30:50 瀏覽次數:4693次

          家具出現環保質疑,首先應當找商家。但這可能遭遇幾個問題:首先,氣味是難以直觀量化的東西,這可能引來商家的托詞;其次,大部分商家的產品并沒有附上國家強制規定的《家具說明書》,難以獲悉究竟商家口中的“環!庇卸喹h保?再者,如果商家拿得出各種所謂證明,門外漢們也無從辨別。那么懷疑家具不環保,消費者該找誰?家具迷為您提供以下參考。

          案例

          據新快報讀者陳女士報料,此前換家具時選擇了一個陌生的松木品牌,在大賣場時沒有察覺貓膩、商家也能提供相關環保證明,可新貨到家,卻有一陣很重的味道!氨疽詾橄裆碳宜f的一個星期左右就會退味,沒想到一個多月了還有味道!标惻勘硎咎貏e后悔,但又不知是否有機構能夠檢測家具是否安全?

          陳女士的經歷想必多數人并不陌生,新買家具有味道似乎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很多人對此習以為常。殊不知,如果長期吸收過多家具揮發出來的甲醛、苯或其他有害物質,輕則容易產生頭暈、嘔吐感,重則容易引起呼吸道疾病、損壞神經系統、消化系統和血液系統,更有甚者將誘發白血病等“絕癥”。因此,新買家具有味道,切勿掉以輕心。

          1、空氣治理機構

          靠譜指數:★★☆

          優點:有光觸媒、活性炭等多種除味方法。

          缺點:免費檢測可能不客觀,推銷產品嫌疑多。

          另外,市面上也有不少空氣治理的企業聲稱能做空氣檢測,聲稱以“光觸媒”等高新技術解決空氣污染問題。然而,范偉表示,有害氣體的釋放是一個緩慢的過程,除去一部分有害氣體,日子久了污染物依然會跑出來。光觸媒是否真正有效還有待考察,最重要的還是要在保證家具源頭的安全環保。

          梅小姐對治理機構也表示質疑,“很多這樣的企業提供免費檢測,事實上還是為推銷治理產品服務。結果可想而知,肯定是檢測超標,治理后不超標。

          2、空氣檢測機構

          靠譜指數:★★★★

          優點:專門的團隊、專門的儀器、專門針對空氣檢測。

          缺點:接受家庭服務的機構不多,價格偏高。

          據廣州建設新技術推廣站副站長范偉介紹,普通家庭可選擇家居空氣質量檢測的方法,鑒定室內污染物是否超標。在廣州市建筑聯合會建筑工程檢測專業委員會的網站(http://www.jczwh.com)上,可以查詢到具有資質認證的70家檢測機構,凡是具備“民用建筑工程室內環境檢測”資質的機構,都有資格做家庭空氣環境監測。

          然而在采訪中,記者卻發現不少有資質的機構卻不接受家庭用戶的檢測申請。據廣州市內某大型檢測機構的梅小姐介紹,該企業原本也嘗試過家庭檢測,但最終放棄。成本過高、過于瑣碎,是很多檢測企業不愿意做家庭檢測的原因!耙粋單兩三千元的檢測,除了業主要求多、咨詢多之外,一旦出現問題,在消費者與商家的爭論過程中,檢測機構也常常被涉入其中,花費的人力、成本太高!

          據了解,目前可以從事家庭室內空間檢測的單位并不多,廣東省環境監測中心、廣州市環境監測中心,以及廣州市裝付寶室內環境監測有限公司等少數機構有提供相關服務。

          3、家具檢測機構

          靠譜指數:★☆

          優點:檢測科學精確。

          缺點:或對家具造成破壞;或是實驗環境內檢測,與居家環境不符

          從安全的角度出發,家具檢測才是王道。

          據廣東省家具協會會長王克介紹,目前市面上檢測家具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破壞性檢測,將家具切開,將樣品拿去化驗,看所含有害物質是否超標;另外一種是空氣檢測,將家具放置于特定條件的密閉空間內一段時間,檢測揮發物是否超標。這兩種檢測方法是出廠家具自檢或抽檢時常用的方法,破壞性的家具檢測顯然不適于家庭使用,而工業的空氣檢測法的環境也并非家庭居住空間環境,因此對于消費者來說參考意義并不大。

          4、家具商家

          靠譜指數:★★★

          優點:產品的最終負責人,出問題肯定得找。

          缺點:氣味難以定性,直觀感受難以作為依據;容易被忽悠。

          家具出現環保質疑,首先應當找商家。但這可能遭遇幾個問題:首先,氣味是難以直觀量化的東西,這可能引來商家的托詞;其次,大部分商家的產品并沒有附上國家強制規定的《家具說明書》,難以獲悉究竟商家口中的“環!庇卸喹h保?再者,如果商家拿得出各種所謂證明,門外漢們也無從辨別。

          家具檢測問題

          Q1:如何檢測?

          A1:據范偉介紹,室內空氣質量一般采用的是取點檢測,即在家居空間內取監測點,一個空間至少取一個點,對該點的空氣進行取樣后送檢。根據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國家衛生部、國家環境保護總局發布的《室內空氣質量標準》(GB/T18883-2002)中規定,原則上小于50㎡的房間應設1-3個點;50㎡-100㎡設3-5個點;100㎡以上至少設5個點。

          Q2:檢測前要注意什么?

          A2:據廣州市裝付寶室內環境監測有限公司負責人江波濤介紹,檢測前要注意:1.檢測前7天未刷油漆、涂料等;2.檢測前提前1小時關閉所有門窗;3.不開抽風、空調、暖氣,中央空調要正常運行;4.室內不得有殘余油漆涂料容器;5.封閉期室內不能抽煙;6.提前做好清潔。檢測耗時1天左右。

          Q3:看哪些數據?

          A3:檢測室內空氣中甲醛、氨、苯、TVOC、氡五種污染物的濃度,有些企業會檢測放射性γ總強度。

          Q4:如何計價?

          A4:根據廣州市裝付寶室內環境監測有限公司提供的報價,檢測6個項目,按照10個取點,收費為4500元,如需出示CMA認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計量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所有對社會出具公正數據的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機構及其它各類實驗室必須取得中國計量認證,即CMA認證。有CMA標記的檢驗報告可用于產品質量評價、成果及司法鑒定,具有法律效力)則為5700元。根據廣州市環境檢測中心站網站(http://www.gemc.gov.cn/)的公開價格,室內空氣檢測費用為檢測費用:1200元/單間(臥室、書房、客房、廚房等各為一個單間),外加80-260元的交通費(不同區不同,覆蓋全市)。

          《室內空氣質量標準》規定的民用建筑工程室內環境污染物濃度限量

          污染物 Ⅰ類民用建筑工程、蝾惷裼媒ㄖこ

          氡(Bq/m3) ≤200 ≤400

          游離甲醛(mg/m3)≤0.08 ≤0.12

          苯(mg/m3) ≤0.09 ≤0.09

          氨(mg/m3) ≤0.2 ≤0.5

          TVOC(mg/m3) ≤0.5 ≤0.6

          Ⅰ類民用建筑工程:住宅、醫院病房、老年建筑、幼兒園、學校教室等民用建筑工程;

          Ⅱ類民用建筑工程:辦公樓、旅店、文化娛樂場所、書店、圖書館、展覽館、體育館、商場(店)、公共交通工具等候室、飯館、理發店等民用建筑工程。

          小貼士

          控制污染源,從慎選家具開始

          買完家具后發現有問題,才進行檢測治理,這是最下下策。在魚目混珠遍地開花的家具市場上,還是要提醒消費者,購買家具時盡量選擇有保證、有承諾、符合環保要求的大品牌。家具產品的污染來源有兩個:一個是膠水,主要存在于板材,或者家具、壁紙的黏合之上。苯是決定黏合力是否夠大的一大因素,有些不良企業為求降低成本、方便制作,會選擇不環保的膠水;另一個是油漆,部分不良企業會用環保程度低,甚至工程漆來代替環保漆。消費者在購買時,可選擇家具表面用清漆或木蠟油進行打磨的產品。

          友情鏈接

          武漢甲醛檢測治理中心除甲醛最有效方法鄭州裝修公司武漢除甲醛公司

          境外彩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